关于心理治疗和精神疾病,总有很多迷思和误解,人们有时将其神化,有时又把它妖魔化。为此,有学者采访了一些临床心理工作者,希望他们能够帮助人们厘清关于精神疾病及其临床治疗的迷思。
请他们每个人回答了如下问题:“关于精神疾病及其临床治疗,如果要举出一件事,是你最希望你的来访者或患者能够知道的,这件事会是什么呢?”以下是他们给出的答案,或许可以为大家带来一些启发。
 
不要为罹患精神疾病
而感到羞耻
我希望来访者不要视(罹患精神疾病)为污名并因此感到痛苦。精神疾病也是一种真实的疾病。
它并不是因为性格懦弱、好吃懒做或者不够坚强而导致的;它是一种真实的医疗状况(medical condition)。每个人都需要明白,罹患精神疾病没什么可耻的,这非常重要。”
—— Deborah Serani,心理学博士(PsyD)
“精神疾病并不是患者自己引发的,他们也不需要为患病感到内疚和羞耻。精神疾病患者同样承受着病痛之苦,这与躯体疾病患者并无二致。
 
每位患者都应得到同情与帮助。逃避求助或者缺乏救助渠道,则会给患者带来伤害。当我们获得专业帮助,精神疾病并不会定义我们的一生。
 
—— Suzanne Phillips,心理学博士(PsyD)
每个人都心有挣扎
“很多人似乎都觉得,心理健康的人和患精神疾病的人之间有本质的区别。事实并非如此,而更像是我们所有人都处于一个渐变的光谱上:
我们有时状态不错,但也有时会状态低迷;一件突发的小事就可能让我们的生活完全颠覆,无论是带来好运还是导致不幸,而这些我们都是无法预知的。记住这一人生真相,让我们在遭遇困难时,对自己和他人都能够多一些同理心。”
—— Carla Naumburg,心理学博士(Ph.D)
遭遇困境很正常,这份人生经历是我们的修行——它们带来成长的契机,这是宝贵的祝福。
事实上,我相信从精神疾病中痊愈的人,以及那些在人生中经历过重大困境与挑战的人,在意识和心理觉察方面会比其他人拥有更好的觉知能力。我们所背负的心理问题,意味着我们的现况是怎样的(how we are),而不能定义我们是谁(who we are)我们就是我们应该成为的人。
—— Joyce Marter,注册临床专业心理咨询师(LCPC)
积极寻求帮助是一种力量
“我希望,人们把积极寻求帮助视为一种力量,而非软弱。那些本打算与疾病“单挑”的人通常会经历激烈的内心挣扎,并最终“投降”,再开始寻求帮助。骄傲的虚荣心会让我们觉得,不向任何人求助、独自战胜生活中的各种困境,是一件颇有优越感的事。
然而现实情况是,单打独斗并不会给我们带来嘉奖,而在生活遭遇困境时向人求助,也并没什么可耻。
—— Nathan Feiles,注册临床社工(LCSW)
“接受心理咨询是一种勇敢的象征,而非怯懦。我们都会有需要帮助的时候,知道何时该寻求专业的支持,是一种力量和智慧。具备专业技能、懂得使用有效方法的专业人士会给我们带来助益,而非负担。
打个比方,如果家里的水龙头漏水,而我手边能用的工具只有一把斧子,那么用斧子来敲水管显然没法解决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水管会彻底爆裂,家里会水漫金山,弄不好整个屋子的地基都会冲坏。如果我直接给水管工打个电话,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他会带来好用的新工具——一把扳手,那么下次水龙头再漏水时,我用扳手把它拧紧就好了。
心理咨询的作用也像是这样,它给来访者带来解决问题的新工具和专业指导。就像牙疼了要去看牙医,车坏了要去汽修店一样,如果我们在生活中遇到了问题,或是有精神健康方面的困惑,我们就需要寻求专业心理咨询的支持。”
—— Aaron Karmin,注册临床专业心理咨询师(LCPC)
 
 
 
心理治疗需要积极配合
治疗师并没有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这是我希望来访者在开始接受治疗前能够理解和明白的首要事项
治疗师无法独自推动治疗、解决来访者的问题。真正的治疗进展和改变,来自来访者本身。遗憾的是,很多来访者其实并没有做好配合治疗的心理准备。他们会有许多例如“为什么要我做这些?”的疑问;他们希望我立刻理解他们,明白他们的处境,并且迅速给出解决方案。
但是,有效的治疗是一个过程。这需要经验丰富、技术过硬的治疗师有意愿做好准备,始终站在来访者身边,陪TA走过痛苦的治疗之路,帮助TA避开岔路,支持TA最终走完这段旅程,而不是像施展魔法一般给一个万能药。”
—— Fran Walfish,心理学博士(PsyD)
“接受心理治疗与请运动私教有些类似:双方需要共同设定目标,制定行动计划;专业人士给予指导和支持,而你要配合训练,从而实现目标。
在心理治疗中,“训练”的任务可能包括写日记、读书、探索内心深处一些让人不太舒服的部分,还有冒着风险去建立信任。
遗憾的是,有些来访者更倾向于把心理治疗看作是一个外科手术。他们打算被动地坐在那儿,等着治疗师给他们“看病”。这样会让双方都非常有挫败感。”
—— Ryan Howes,心理学博士(Ph.D)
 
 
心理治疗,也是一个有乐趣的过程
“传统观点认为,治疗是个艰难的过程,这确实是事实。但是我也希望我的来访者能够明白,接受心理治疗过程也会带来许多乐趣。
我由衷地认为,心理治疗是一个带来成长和自我丰富的过程。有时候,我觉得“治疗”这个词会让我们的工作显得冷冰冰的。”
—— John Duffy,心理学博士(Ph.D)
 
获得持久的改善,需要在治疗室外付出努力
对于希望获得改善和治愈的来访者来说,仅仅有洞察是不够的,还必须付诸行动
通常来说,来访者在心理治疗中的获益和投入会是一样多的。作为治疗师,我会在工作时间倾尽我的全部,但如果来访者不能也付诸努力的话,治疗的成效也就只能有那么多了。来访者只有在治疗室之外同样做出努力,才能够取得真实、持久的进展。”
—— Jonice Webb,心理学博士(Ph.D)
 
 
 
取得进展是需要时间的
要达成看得见的心理治疗效果,是需要时间的。每个人在治疗中的节奏都不一样。
很多来访者会因为一时半会儿没有看到改变,或者治疗的进展速度不如人意,就断定治疗是浪费时间,从而过早地终止治疗。还有些来访者相信,治疗师能会给他们开一剂“速效药”,如果看不到立竿见影的治疗效果,他们就会终止治疗。
事实上,治疗的目标是让来访者能够实现更好的自我功能,这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但是要让治疗或咨询取得进展,都需要时间。”
—— Helen Nieves,注册心理健康咨询师(LMHC)
 
小变化也是大进步
“有时候来访者没有意识到,在对自我的觉察方面,即使是一些微小的变化,也会给人带来很大的转变。心理治疗很多时候是帮助来访者在知觉与洞察方面做出改变,这些改变本身可能非常细微,但是却可以给来访者的自我功能和自我概念带来巨大转变。小变化也是大进步。”
—— Linda Hatch,心理学博士(Ph.D)
 
 
无论经受何种挣扎
改变都有可能发生
我希望人们能够相信,精神疾病是可以被治疗的。谈话治疗、生活方式管理以及药物治疗等等,都是治疗和控制精神疾病的方法
和其他疾病一样,精神疾病有多种多样的治疗和康复手段。有些精神疾病或思维模式,通过转变认知和稍稍调整生活方式,就能够得到彻底治愈。有些则需要更主动地去进行疾病管理,将谈话治疗与生活方式的明确改变进行有机结合。还有些精神疾病,可能需要短期或长期的药物治疗、谈话治疗、明确的生活方式改变三管齐下。
但是不管怎么说,精神疾病是可以被治疗的。所以我希望,来访者能够实践自我关怀,寻求帮助,并且不要为此感到羞耻。
—— Kathy Morelli,注册专业心理咨询师(LPC)
 
你本就是完满的
“我希望来访者们明白,他们并不是“残缺不全”、“需要修补”的。我们身处于强调自我提升的社会文化中。
有时候我们会以为,如果自己没有进行某些方面的提升,自己就不够好,而这种观念反而会阻碍我们做出真正对自己有益的改变我希望来访者们能明白,他们本身就已经足够完满了。
—— Carmen Cool,注册专业心理咨询师(LPC)
 
你有独特的天赋
“我想从社区心理健康教育工作者的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我年轻时曾从事这类工作,对此深有感触。那时候,包括到现在,
我都希望那些患上慢性精神疾病的人们能够明白——我也由衷相信这一点——他们是有自己的天赋要带给这个世界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天赋,即便身患疾病或者残疾也不例外。而我们所处的社区,需要身处其中的每个个体都能够发挥自己的天赋,共同建设社区。所以,无论与疾病在做怎样的抗争,你都是有自己独特天赋的,而这份天赋也是被珍视和需要的。
—— Bobbi Emel,婚姻与家庭治疗师(MFT)